專欄分享

專欄分享

新生活新感受

  今日醒來,陽光柔和,不像昨日般炙熱的照著臉頰。溫哥華的天氣很奇怪,
  不是 雨下個不停,就是豔陽高照。聽朋友說:『今年溫哥華的天氣跟往年
  不太一樣, 去年五月底我記得還穿毛衣,而今年五月底我就想吹冷氣。』
  莫非天氣在欺負我這新報到才四個月的菜鳥。

  我隔壁的鄰居是個有活力有愛心的退休獨居媽媽,逢星期假日女兒會從列治
  文, 兒子從高貴林來看她。除了假日很忙,我發現平常日子也很忙,因為
  我從不間斷 的開門關門聲中感受到她進進出出的忙碌。有一天大雨嘩啦啦
 的下著,她還是很忙碌的進出。我決定問她到底在忙些什麼有必要下雨天出門嗎?我先打電話確定她在之後,
便跟她說:『嗨,多莉,有空嗎?我到你家聊聊。』清脆爽朗的聲音回我說:『Come, come my place』。
這裡的人對異鄉客向來很友善的。

到了多莉家才發現她家的視野比我住的地方好太多了,這也是我很懊惱沒事先跑一趟溫哥華自己找房子,就因為
懶惰便透過美國的朋友轉介朋友的朋友事先承租我現在落腳之處。當初只想方便就好,哪知道孩子的學校跟落腳
處大有關連。

多莉家門口擺了ㄧ把濕濕的傘,顯然剛回來不久。她住1201, 我住1202。門ㄧ開連鞋都不用換打赤腳也行,踩著地
毯就到她家了,她早就把門打開等我進去。我也不客氣的坐在她明亮又乾淨的椅子上,喝著她泡的熱熱的茶。閒
聊了幾句便開門見山的問她:『下雨天妳還出去呀!』她露出微笑慢慢的對我說:『溫哥華是加拿大最適合居住
的城市了,雖然下雨但又不是下雪,來溫哥華就要淋雨,妳不想淋雨就撐傘,每天出門每天的感覺都不同。』
『我今天早上到銀行繳電費,順便到超市買了花椰菜及青椒,下午搭公車到健身房運動ㄧ小時,才剛回來。妳今
 日出門了嗎?』我很不好意思說:『因為下雨所以二天沒出門了。』多莉用
 憐惜與不捨的口吻對我說:『妳不該這樣,  外面空氣很好,悶在家中吹暖氣
 對身體不好,出去淋點雨感覺很不同。』『明天我  要看家庭醫生,妳care card
  收到沒?』我點點頭說:『收到了』多莉說:『那妳要找 個家庭醫生幫妳
  open file,妳小孩學校也會用的到,如果沒有就到隔兩個街的
future shop 旁有棟
 建築物秀上大大紅十字,推門進去就有很多醫生可以幫妳。』茶喝了兩壺,看
 了時間我家少爺大華就要放學,匆忙跟多莉說打擾了,有空換她到我家坐坐。

 
隔一天還是下雨,但為了體驗加拿大人的精神,決定去淋雨。全副武裝羽絨衣加羽絨帽加手套加雨傘。進了電梯
碰到十四樓艾米 小姐也要出門,她穿著簡單就ㄧ件防風外套沒帶傘,我問她外面下雨妳煩不煩?她聳聳肩輕鬆的
說:『Don’t worry, it is O.K.』看來只有我這個新人類才怕雨吧!

出了大樓,吸入第一口氣,清涼無塵直接滲入腦門,在吸第二口氣時感覺全身舒暢,就像武俠小說寫的:『打通
任督二脈』感覺大概就是這樣吧!砹,【真傻】守著屋子,守著雨聲,而放棄溫哥華的早春,只能一個【笨】字
形容。轉個彎步上人行道,整個街道群花飛舞,紅的白的粉紅的,大朵小朵,爭奇鬥艷,對著妳的面整片花海迎
   面樸來。雨飄著花飛舞著,落花片片落下,輕輕告訴妳春來了!這陣仗在台
   灣也只能上陽明山才能觀賞的到,想不到在溫哥華在你家門口就可看到聞到
   感受到。生命真是奇妙,繞了大半個地球,還是把自己圈住,這趟路走的豈
   不冤
枉!  我家少爺大華可比我豁達的快,他喜歡這裡的上課規範,五音不
   全的他參加合唱團, 到處表演,穿上白襯衫黑長褲加上黑領帶,帥氣得很。
   如果這時候在台灣正是段考期間, 我門母子倆鐵定大眼瞪小眼,劍拔驽張,
   誰也不給誰好臉色瞧。在這裡他只要把英文搞懂, 數學就可稱霸,合唱
   體育
老師用學習態度給分,這二科在台灣可是他的罩門,在這裡全拿A】
評語是:『學習態度認真』哇!還真符合態度決定一切這句話。

到溫哥華剛好四個月,楓葉卡在報到後二十一天準時收到,【SIN】卡最早收到,也就是 [SOCIAL INSURANCE
 NUMBER〕辦好手續十天便可收到。當初在申請時沒什麼人在排隊,所以我們一家三口大概花了十分鐘就搞定了,
不用講什麼話,只要把護照給承辦人員,他們就對著鍵盤敲敲打打,好的時候,就列印給每人ㄧ張A4紙上有SIN卡
號,並千交代萬交代,收到卡後務必銷毀這張紙,並且不能告訴別人你的卡號,因為這張卡可以申請銀行帳戶,
勞工就業或補助等等之類,本人英文不行只有點頭的份。

而CARE CARD 是最晚收到,大概報到後二個半月,卡還沒收到帳單倒是先收到,費用有基本計算方式,第二年會
隨著收入多寡而調整,可採年繳,半年繳,月繳,隨你高興,費用都一樣。辦的方法更簡單,就在居家附近找到
“中僑機構”拿申請表格及印好的制式信封,表格填ㄧ填加上移民紙影印,投入信箱就大功告成。但是移民紙要
影印清楚,我們就沒影印清楚,所以帳單收到時,我家少爺大華名字就拼錯,還好卡還沒收到就趕快打電話到帳
單上的電話號碼更正。本想應該沒問題了,哪知道收到卡後愕然發現本人的出生日期印錯,只好又硬著頭皮打電
話去跟“阿多”嚕,還好那些人員大概訓練有素,只要會講ABC 123 大概就可【嚕成】,承辦人員說十天可收到
新卡,真準第十天真收到新卡,號碼一樣,但日期已改好。所有過程雖略有瑕疵,但也比房事及學校事要好搞定,
既已出門就不再想這二件大事了。
 
  本人住的地方有三家超市,本著貨比三家不吃虧的原則,三家全部都逛一逛,
  才肯下手買東西,  當我手抱著ㄧ大袋法國麵包走出門口,發現天上飄下的已不
  是雨,而是細細綿綿一絲絲的雪,  喔酷呀!溫哥華早春的雪,還沒飄到身上就
  已融化在天地間,我把帽子脫掉,讓那柔的不能再柔的雪絲拂過我這遊子的臉頰
  ,心中浮上[如果〕這首歌的旋律:『如果你是朝露,我願是那小草。如果你是
  那片雲,我願是那清風。』踏著輕鬆的步伐,告訴自己路是自己選擇的,碰到問
  題就正面看待,不須逃避,總會水清見石,清風明月。

(*本文由台一加拿大移民客戶寶石提供分享. )

大華上學記首篇

                               

     【 大華上學記首篇 】

 

今日是溫哥華的星期六, 我家少爺大華不用上課,他很義氣的陪我一起喝早茶,趕在十一點前還有八折優惠。少爺點了綠茶, 而我老套不變還是普菊,茶葉送上來時學著電視上港劇演的把茶杯拉的高高的然後把洗了第一泡茶水給倒掉。想不到來到溫哥華既然迷戀起飲茶文化。趁著點心ㄧ道道端上來時,藉機問少爺:『你認為這一趟來這裡是對還是錯?想不想回去?』少爺猶豫著不很確定的回答:『等到六月,ESL課考試後再決定好嗎?』也沒錯才來二個半月便要他下定論也未免太狠了點吧!

 

還記得在報到後的隔一天便興沖沖的趕到學校,結果被學校回絕說我們沒有事先預約,還好學校大人有大量留了我們的電話號碼,隔天早上八點就叫我們九點到學校辦手續,去了之後是副校長與我們面談,告訴我們因為我們來的不是時候,不是開學前也不是學期中,所以她決定降他ㄧ級,渡過這青黃不接的三個半月。然後她要我們下星期一早上八點半到校,並且對我家老爺及我諄諄教誨,要求我們在家要陪少爺多看英文卡通頻道第某某台,並且到圖書館借ㄧ些稚齡小孩的漫畫故事書給我家少爺看,還有剛移民來會有適應問題大部分來自語文的障礙,她也希望我家老爺與我要【努力學英文】不然會影響小孩學習英文速度,等等等...以我們倆老一口爛英文,當然不敢插嘴,只有點頭如搗蒜,好不容易聽完她大人的訓話,我們一家三口步出校門,然後高興的大笑,真不敢置信這麼簡單下星期一就可以上學了。現在回想起來,才知道那時有多笨,也沒課表,也沒上課時間,怎麼上課?

 

星期ㄧ很快到來,全家都很興奮,因為今日可是我們家少爺第一天上課,就像在台灣他第一天上幼稚園第一天上小學第一天上國中一樣的重要。雖然天公不作美,飄著雨絲,但不減我們全家的亢奮情緒。準時到校,走到辦公室,等人來告訴我們我家少爺要到哪去上課。不久一位高瘦苗條的女士來告知要帶少爺去考試,要我們二個鐘頭後再來,頓時少爺面露緊張,我們只好告訴他:『盡力考就好,會就會,不會就不會,我們會提早來等你。』少爺為了表示勇敢,頭也不回的隨著那位女士隱身在走道上的小教室。

 

二個鐘頭很漫長,我與老爺繞了學校一圈又一圈,操場很大,但因為下雨所以沒有學生在外頭上課,進入學校內又不好意思亂逛,怕影響其他人上課秩序,唉!下什麼雨!在這麼重要的日子。好不容易捱過一個小時又四十五分便迫不及待的到學校辦公室,前腳踏入就發現少爺已端坐椅子上在等我們,心想應該考得不錯所以提早出來。那位瘦長女士走到我們面前說:『今日下午一點半請到三樓303找美莉小姐,你家少爺的Counsellor排課』,天呀!還不到十一點,人生地不熟,又沒車子,要怎麼打發中間的空檔。當下三個人決定走路回家,雖然家是在遙遠的那一方,不曉得是時差還是家真是太遠了,我們迷路了。迷的七暈八素,迷的莫名其妙,當看到熟悉的建築物時已是快十二點半了,稍做休息,這下連午餐也省了,趕快又跑到公車站,祈禱公車快快來。好不容易上了公車才發現八分鐘就到學校了,這太誇張了吧!

 

進入學校又迫不及待找到303室,才發現這個學校有四位Counsellor,按照姓名abc次序劃分輔導老師。美莉小姐看到我們很訝異說:『你們早到了!』唉;幹嘛計較,也不過早到十分鐘。小小的辦公室擠進我們三人,頓時顯得擁擠,待我們坐定,美莉小姐不急不俆的宣佈:『貴少爺程度為level one,所以呢,他的課表共要上四堂ESL 課並為同一位老師所教,至於其它課他只能選修體育及數學加上二堂選修科目。』哇!怎麼會這樣,那Science/Social Studies 呢?我們二老明示暗示擠眉弄眼要少爺趕快發問。少爺用那比我們好一點但同樣蹩腳的英文說:『我父母親大人要我修Science還有其它有算學分的課程。』『Oh, No, 』美莉輔導師用專業並且盡責的口吻說:『在我們這一區大部分新來的學生要花五年上ESL,通常LEVEL ONE 要二年,但端看你之前的學習程度,所以: Will not enroll in any Sciences or Planning 10 because English level required is too difficult.  Will enroll in P.E. Mathematics and 2 electives. 而當你升上ESL Level Two 通常要花 1 or 2 years 那時你將可修Will enroll in P.E., Mathematics, Science, Planning 10 and electives. 但有三堂 也就是: 3 blocks of ESL with different teachers (Canadian Studies, Literature and Grammar), 然後要花一年上Transitional English, 就可修xxxx。』這一大串英文聽得我們全家眼花撩亂,目瞪口呆,那ㄟㄚ哩,我們選的到底是哪一區?規則那麼多,別人有像我們這麼多災多難嗎?最後只好牽就加上Choir Bus. Computer Apps。當美莉老師把印好的課表遞給我們時,又猛然發現怎麼只有Day 1 Day 2,ㄧ星期不是有五天嗎?美莉老師又再ㄧ次放慢速度跟我們解釋:『如果星期ㄧ上Day 1,星期二就上Day 2,星期三又上day 1,就這樣Day 1, Day 2 輪流上。』喔!原來如此,我們是老土進城看花眼,老是不清楚狀況。課表上有時間及教室號碼,美莉老師要我們帶少爺先找好教室,明天準時上課。

 

折騰一整天,除了累還是累,走出校門口,問了我家少爺你不是考得不錯還提早出來,少爺哭喪著臉說:『我是不會寫,才提早交卷的呀!』看來他在台灣的英文是用混的,事到如今,也只好走ㄧ步算ㄧ步了。真煩,怎麼天上還在飄雨。

 

過了快ㄧ個月,少爺班上轉進ㄧ位越南籍同學,他跟我家少爺抱怨這間學校太嚴格了,因為他之前的學校讓他上Transitional English,我叫少爺去打聽看是哪所學校,但少爺問的哩哩啦啦,所以也不曉得可不可採信。過了幾天少爺回來又透露了ㄧ個訊息說他們班上又多了ㄧ位香港來的同學,他一考進來就在level 2,但又被他們這個ESL老師給降下來,重修level 1。不管如何少爺說:『我們ESL老師是這裏最出名最嚴格的老師,她想要見還沒見過面的家長,媽媽妳敢不敢見她?』哦!見,當然非見不可,我可是等她召見等很久了。

              

 

*本文由台一公司加拿大移民客戶寶石提供分享 20070624